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购物流程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我的购物车  
   
 
 
  已选购商品:0
总计:0.00
 
查看购物车
商品搜索
高级搜索 热门关键词 标竿人生 所罗门的智慧
商品详情  

书名: 叫醒装睡的你
ISBN: 9787558191183
作者: 齐宏伟
出版社: 吉林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出版日期: 2020-11
开本/介质: 32
页数/字数: 264
印次/印张:
印刷时间:
市场价: 52.00 元
高级会员价: 47.90
计量单位: 本/套
订购数量:
[顾客评价] [0分] 查看顾客评论
书籍介绍  

齐宏伟散文扛鼎之作,写给灵性湮灭的世代,叫醒装睡的灵魂。

 

作者寄语

2014年出版安徒生童话解读至今,转眼6年过去了。

短暂今生,能有几个6 年呢?

我有感动把这6 年写的点点滴滴汇合起来,结集成《叫醒装睡的你》。

这是一组关于信心、盼望与真爱的故事。

绝无粉饰,绝无虚谎,绝无做作。

这一次,不是拔河,而是和解,乃至和好。

我要为灵魂而写。或者可以说,写灵魂在我生活中行走的故事。

 

内容简介

灵魂是真睡,还是假睡?我认为是假睡,因为每当夜深人静,辗转反侧,你内心深处那种对永远、意义、价值和尊严的渴望就会醒来。——齐宏伟

 

本书为作者近六年散文之结集。齐宏伟以卓越的文采、超越的姿态对生命死亡、文学艺术、社会新闻、婚姻家庭等方面进行了极富灵性的剖析,给出了非同小可的反思与解答。

 

全书共分三部分:

第一辑以“醒来,然后凝望”为题,紧抓大家习焉不察的现象,进行敏锐深邃的省察和追问,探讨人不能有生活而无神圣。

第二辑以“从‘我与它’到‘我与你’”为题,深入我们的文化传统,反思浸染和纠葛中的伟大与丑陋、深刻与浅薄、情怀与伪善。

第三辑以“出世,同时入世”为题,展示带着出世的心做入世的事,于儿女情长中袒露大爱无边。

 

齐宏伟散文扛鼎之作,写给灵性湮灭的世代,叫醒装睡的灵魂。

 

适用读者

齐宏伟的忠实粉丝,文学爱好者,社会新闻热心者,婚姻家庭关注者,终极问题思考者

 

关键词

文艺批评,中国文化,社会新闻,生命信念,婚姻家庭,亲子育儿

 

编辑推荐

◎ 著名灵性文学作家齐宏伟近6年散文之结集,领略齐宏伟文学风情与人生哲学的不二之选。

◎ 古今中外各类典故旁征博引,信手拈来。关于文艺、哲学、家庭、灵魂、信念、生命、死亡,金线之后的人生至理,在这本书中深度领悟。

◎ 文采卓越而姿态超越,笔笔用力而举重若轻。出世同时入世,于儿女情长中袒露大爱无边。

◎ 从文艺批评到人生信仰,从省察追问到携爱入世。在灵性湮灭的世代,以信持守,以望保护,以爱行动。

 

名家推荐

 

与其诅咒黑暗,不如赞美光明;与其诅咒黑暗,不如点亮蜡烛。这不是“心灵鸡汤”,而仍旧是灵魂的盟誓!

 

——潘知常

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、

博士生导师,南京大学美学与

文化传播研究中心主任,

澳门比较文化与美学学会会长

 

看似鸡汤,其实严肃深切之论;灵魂虚幻,却在人生之路处处。外貌散文,其实学术背景醇厚。文字雅巧,却抒写着电光雷动。

 

——汪家明

曾任山东画报社总编辑、

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副总编辑、

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

 

叫醒“装睡”的你,逻辑上说不通,却催人泪下。看不见的病毒、战争、谎言、滔天洪水……时代的种种不可思议倍显本书珍贵。这让我想起一句名言:即便世界明天就要毁灭,我仍然要种下一棵小苹果树……

 

——林和生

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生学院教授、

文学所研究员,国家社科基金通讯评委

作者简介  
齐宏伟,1972年生,作家,已出版《一生必读的关于信仰与人生的30部经典》《文学•苦难•精神资源》《心有灵犀》《彼岸的跫音》《鲁迅:幽暗意识与光明追求》《歌手》《丰盛的筵席》《书中之书讲演录》《上帝的火柴1~3》《启示与更新》《鹰训传奇》《牛人看电影之齐宏伟篇》等多部专著,合著作品有《中外文学交流史:中国—希腊、希伯来卷》等。
书籍摘要  
苍蝇纷纷夺路而逃,蜜蜂全都为光亮所困

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卡尔•韦克(Karl Weick)是一个组织行为学者,著有《组织的社会心理学》(Sensemaking in Organizations)等书。他做过一个叫“蜜蜂效应”的实验。6 只蜜蜂和6 只苍蝇被分别装进一个玻璃瓶中,然后瓶子平放,瓶底朝着有光亮的窗户。结果,蜜蜂不停地想在瓶底找到出口,直到力竭倒毙或饿死为止;而苍蝇则在瓶内到处乱飞,竟在不到两分钟时间里,穿过另一端狭小瓶颈逃逸一空!
韦克认为,正是由于蜜蜂对光亮过于喜爱,同时拥有较高智力,所以才找不到出路。蜜蜂以为囚室的出口必然在光线最明亮的地方,因此不停地重复着这种合乎自身逻辑的行动。
然而,对蜜蜂来说,玻璃是一种超自然的神秘之物,它们在自然界中从没遇到过这种突然不可穿越的“大气层”。它们的智力越高,就越发无法接受和不可理解这种奇怪的障碍。
苍蝇则对事物的逻辑毫不留意,全然不顾亮光的吸引,四下乱飞,结果误打误撞找到了出路。这些头脑简单者总是在智者消亡的地方顺利得救。苍蝇最终发现了那个正中下怀的出口,并因此获得自由和新生。

这个悲哀的实验使我想起了中国文化在近代以降的悲壮命运。
中国文化有着非常高明的天人合一梦想,时时想如何能使人心与天道合一,最后盼着天道收归人心,人心打通天道。
钱穆在《灵魂与心》中说:“性善亦便是仁,便是人心之相互映发相互照顾处。故孟子又说‘尽心知性,尽性知天’。一切宇宙人生,便都在人类自身的心上安顿。从人心认识到性,再从人之心性认识到天。如此便由人生问题进入到宇宙问题,这里便已到达了西方哲学上所谓形而上学的境界。”于是,也就可以“以道德代宗教”和“以道德代哲学”了。
冯友兰对此也大为激赏,他说:“为了达到与天地参,是不是需要做非常的事呢?不需要。仅只需要做普通而平常的事,做得恰到好处,而且明白其全部意义。这样做,就可以达到合内外,这不仅是人与天地参,而且是人与天地合一。用这种方法可以达到出世,而同时仍然入世。”于是,也就“极高明而道中庸”了。
然而,这种高妙的天人合一之梦,遇到的却是有天堂却无出路的事实。刘小枫提出,中国文化尤其是儒家之天,是“天何言哉”的不言之天,拒绝给人提供天梯。这个悠悠天道不说话,于是,中国文人就只好像陈子昂那样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。
但中国一代又一代文人志士,仍像实验中的蜜蜂那样,拼命向着光亮处出发, 撞击, 陨落。一直到今天的新儒家,还盼着“老内圣”开出“新外王”。陈寅恪所评为“殉文化”而死的王国维就直言说中国文化“可爱而不可信”。

事实是,那些中国文人所看不起的“苍蝇”们,那些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的弄潮儿,纷纷挟自身文化(或被文化所挟)蜕变而新生,突破而更新,使古代文化转化为近代文化,农业文明进展为工业文明,静态循环史观升华为动态线性史观。
而把中国“蜜蜂”困住的正是自然宇宙和自我良心这两个瓶子。
葛兆光说:“宇宙是古代中国思想世界的意义和价值的来源。”而这个宇宙,从最终极而言,无非是此岸世界的较高境界,而不是与此岸世界迥然不同的彼岸世界。
王阳明说:“心即理也。天下又有心外之事、心外之理乎?”这亦是症结之所在。心毕竟是心,已经受到自私和自我中心污染,怎么能混同为真理本身呢?连王阳明也不得不对弟子承认:“破山中贼易,破心中贼难。区区剪除鼠窃,何足为异?若诸贤扫荡心腹之寇,以收廓清平定之功,此诚大丈夫不世之伟绩。”这样的“伟绩”几人能行?张载说: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那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
马克斯•韦伯认为,使西方从古代突破更新为近代文化的精神资源是新教。新教所揭示的冲突,不是一个世界的两个层次对撞,而是根本不同的两个世界的对决。唯其如此,才能带来超越性的“宇宙通则”,破解此岸自然主义的魔咒。
承认也好,不承认也罢,事实是,愚蠢的“苍蝇”找到了路,聪明的“蜜蜂”纷纷碰壁。
我们既然缺少这种神圣的愚拙,甚少有这种属天大慧,是不是更该想想这看似愚蠢的智慧良方?
否则,自以为聪明,反成了愚蠢不说,还坐井观天,定要把井底坐穿成大海,那可就贻笑大方了。
“世界潮流,浩浩荡荡,顺之则昌,逆之则亡。”
这话可不只是说着玩的!


从“我与它”到“我与你”

刚看新闻说长沙一大学生国庆放假期间,在网吧玩了三天三夜游戏,结果中秋节凌晨中风昏迷,被送医院抢救。
前几天,我还看到一段视频,一个少年跟爷爷奶奶要钱玩游戏,大人不给,他就拿两把菜刀要剁爷爷。
在网吧玩游戏的年轻人,玩着玩着就猝死的事,我也听说过不止一次了。

前些日子,我还跟一群年轻人在一营会中相遇。大家分组聊起一些话题,其中聊到游戏上瘾的事。一初中生说自己天天跟姐姐要红包。我说要红包干吗?他说:“买皮肤。”我说:“你的皮肤不是好好的吗?买皮肤干吗?”大家都哈哈大笑,笑我太落伍了。打听之后才知道,原来他是给一款游戏中的人物买皮肤。同组一位高中毕业生说,他有一周打游戏不睡觉的经历,实在困了就在座位上眯一下。“那时候,一玩儿起来就不愿离开。”他说。
游戏为什么这么迷人?
我们得先了解一下人爱玩游戏的心理机制,乃至生存机制。这方面,绝大多数分析游戏的理论没说到点子上,倒是德国美学家席勒(Friedrich Schiller)的剖析很深刻。他认为,爱玩游戏是人的一种根本冲动,说明人渴望摆脱动物性、物欲和道德教条。从根本上来说,游戏代表了人对无功利自由境界的向往。玩游戏是一种自由审美活动。其显著特征在于,游戏者只对事物的纯粹外观产生兴趣,也就是只对事物的形象本身无所为而为地进行观赏和玩味。这根本上就是一种想象力的畅游。因此,所谓游戏,也就是生存本质上的一种审美活动。人之为人,审美活动是不可或缺的。

席勒说得很有道理。他接着往下说,游戏的心理其实有两个方面:
第一,游戏通过虚拟世界暗示我们这个现实世界是无聊和无趣的。这是真相。人心渴望有聊和有趣,人心需要故事、传奇、趣味、快乐。但人心深处的这种渴望,这个世界提供不了,所以你需要在虚拟空间获得这个世界提供不了的东西。游戏是这个世界的补偿机制和提高机制。我们常常理解游戏只是补偿,但忽略了它还是一个更高的世界。它在更高的虚拟世界中为你提供了故事、趣味、传奇和快乐,这恰是这个冰冷、无趣的世界提供不了的。
这是一个破碎、残缺的世界。这个世界本应有故事、传奇、趣味和快乐,但这个世界越来越成了冷冰冰的成人世界,成了一个可怕的金字塔世界。你在这个世界的任务似乎只是按台阶往上爬,你的价值取决于你在金字塔的位置。从金字塔底层往上看,看不到头的时候,人会很绝望。于是,人需要游戏带来的某种替代性补偿。
第二,游戏吸引我们是因人需要成长。人需要成长和温暖的关系。人需要相信自己是王者和英雄。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游戏名就叫《王者荣耀》或《英雄联盟》。人需要让自己成长为传奇。
至今还记得,我初中时迷上了金庸小说,迷到爱不释手,天天夜里看,很快就戴上了眼镜。为什么那么入迷?因为当时只有在金庸的小说天地,我才能活得顶天立地,活得像个英雄。一个灰小子,找到本武林秘籍,拜师,学艺,爱,行侠仗义,逍遥天下,多美好!这种梦每个人都要做,只不过形式不一样罢了。人人都有一个活得像神的梦,偏偏这个世界让我们活得像猪。每周一次成绩排行榜排来排去,你就觉得自己是垃圾。垃圾情绪怎么办?人就需要在游戏世界发泄和升华。

为什么人有这种需要?人之为人就得有真理、仁义和圣洁的追求,必须活得像样。用接地气的话就是,在这个世界上,少年人啥都不是,但在游戏的世界里,他们终于做回了英雄,当回了传奇,成了英雄和王者。这种升华机制是人抹杀不了的。
猪和狗为什么不玩游戏?马和牛为什么不沉迷和上瘾?这是因为它们没这种心理机制——只有人渴望活得更有风度,更有尊严,更伟大和更美好。
人之所以入迷和上瘾,说到底和人之为人的本质有关,不能不加分析就统统给否定和禁止掉。
所以,游戏是虚而非假。表面上看是虚,但是却又有很真实的东西,因为它会激发和在表面上满足人内心深处的饥渴。
然而,游戏的问题在哪里?问题就在于你需要的是真实的故事、传奇、趣味和快乐,你需要的是真实的成长和关系。游戏是虚拟的,它用虚假的关系取代了真实的关系。所以从根本上来说,游戏不能满足人心深处的真实需要。
一旦迷上了游戏,虚幻的东西反而取代了实际经历,人就成了懒汉,天天待在虚拟空间,不愿意出来。他们渴望成为英雄,实际上却成了懦夫。
因此,游戏以看似很容易上手的快乐吸引人,最终以痛苦和幻灭结束。你早晚要离开屏幕去面对这个不怎么美好的现实世界。玩游戏玩到最后,浪费时间,耗尽青春,却没催生出真实的故事、成长和关系。甚至,游戏反把创造真实故事、成长和关系的时空给挤占了。看一本坏书的最大坏处是耽误了看一本好书。
玩游戏时间长了,就会越来越单调、无聊,当初玩游戏的刺激和兴奋就越来越弱。这就迫使你不断升级。玩游戏就像吸毒一样,到最后不是人在吸毒而是毒在吸人。

怎么摆脱游戏的捆绑?从上述分析,摆脱游戏捆绑的关键在于进入真实的成长、关系、趣味和快乐中。一个人一旦有了更高、更真的境界和享受,就不易被肤浅和虚假的快乐吸引。
“20 世纪的贝多芬”肖斯塔科维奇在5 岁的时候,被妈妈带着读懂了《战争与和平》,长大后就再也无法读那些肤浅和庸俗的作品。
很多人为什么会被游戏捆绑?因为他们很少品尝过更高的快乐。所以,要解决游戏成瘾的问题,最主要的是应该去享受真实的成长和快乐,让人的生命成为真实的故事和传奇,建造真实的成长关系。这才是根本解决之道。

打个比方,漫长暑期做什么?你可以挑战自己做不可能的事。就像两个月读100 本书,写读书笔记,写完还要找人开读书会聊一聊。有这样的计划,你两个月时间就完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。你就特别能享受更高级的快乐,这绝对比玩两个月游戏美好。
我在美国求学时,见过青少年暑期骑自行车从东海岸到西海岸,把美国穿越一遍。他们走一站就发一些图片,写行程日记。这是青春成长的痕迹,多么美妙!
或者去什么地方支教,写支教日记;或者练习登山,去登山;也可以去考察一条河,从源头到大海。
青春需要更高的平台来成长,而不是只盯着单调、无聊的游戏。

游戏用相恨相杀来提醒人们,人是关系活物,但何不在相亲相爱中得到满足?
还有,我们也要学会欣赏大自然。很多人不会欣赏,觉得人与自然是冷冰冰的“我与它”的关系。就像以色列哲学大师马丁•布伯说的,这就要从“我与它”的境界变成“我与你”的境界!
“我与它”表明这个世界在你看来是冷冰冰的,物质化的。
“我与你”表示这个世界大有深意,人可以透过世界与世界交流,这就全然不一样了。
你去看看周围的山、水、花、鸟,就可以借着这些和更高的智慧对话。因此,游戏只能让你达到“我与它”的地步,但你与智慧的对话却可以带你达到“我与你”的境界。

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境界呢?
我看过一段视频,讲一个人过去吸毒。他说毒品可以提供一种类似终极体验的极致享受,让你觉得飞升到了天堂,时间不存在了,进入了“永恒”。这其实是永恒的赝品。满足人对永恒的渴望,只有来到永恒者面前才可以。
还是回到席勒的分析,人心最大的渴望是什么呢?其实不只是自由,还有与无限和永恒交往的需要,人需要在无限永恒中被征服。
人最大的快乐不是去征服而是被征服。我一个好朋友是登山家。他跟我讲,一流登山家都渴望被征服,根本不是去征服。他推荐我看一部电影——《垂直极限》(Vertical Limit),里面一流登山家都死在了山上。登山家想找一座山把自己征服了,最后死在山上,否则不过瘾。他们说登山家已经不怎么爬珠峰了,因为不太危险了。
为什么蓝鲸游戏那么盛行?就是因为它让你玩命。到了第40天的时候,它让你自杀,还说这是让你像蓝鲸一样“飞”起来离开这个丑陋的世界。
所有游戏都利用了人渴望无限的心理。有限的世界无法满足人心,真正和无限打交道需要终极关怀。
跟永恒拔河,人生就充满了冒险、紧张和刺激——这才是最值得进入的“游戏”!
书籍目录  
第一辑醒来,然后凝望
灵魂在装睡,叫醒她
我们不是毁于所讨厌的,而是毁于所热爱的
你在使用互联网,还是互联网在使用你
人比你想得更复杂,更多变,更高贵,也更脆弱
不只写诗,还要“入思”
官员的消失与诗人的诞生,从“湿衣”变成“诗意”
门槛变成石头,世界变成境界
灵魂纠缠
一束阳光,一束恩典
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
如果说生命是礼物,那么生活就是祭物
书中除了“黄金屋”和“颜如玉”,还有大智慧和大秩序
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
神圣之光,照耀在心灵的草原上
望云息心,回应呢喃
好看的封皮千篇一律,有趣的经典万里挑一
半日神游,跟朱熹一起喝茶

第二辑从“我与它”到“我与你”
假作真时真亦假,其实也能使真更真
苍蝇纷纷夺路而逃,蜜蜂全都为光亮所困
你心中那无比光明,怎样照亮我这无边幽暗
韦伯的困惑:中国近代为什么没有发展出资本主义
少不读鲁迅?问题是读就读得懂吗
对绝望绝望,把看透看透
美好的梦想,为什么变成了“一地鸡毛”
树是树,还是非树,这是个问题
怀念一棵孤单的树,使你不再孤独
你把世界看成什么,世界就回报你什么
从“我与它”到“我与你”
从“谁是我的朋友”到“我是谁的朋友”
让汉语充满灵魂的喊叫,还有存在的惊悦
写和读,都是一场久久凝望中的对话
你我都需要一个成长空间,孩子更需要

第三辑出世,同时入世
因为爱,才愿牵挂和陪伴
从“食色,性也”到刹那柔情
所有障碍,都是为了完成爱
爱,是守住一生的承诺
决定幸福指数的原来不是钱
脱单,不如脱俗
离还是不离,这又是个问题
我不告诉别人只告诉你:婚姻的秘诀是把妻子当情人待
带着情人当“驴友”,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
记住,以后不可以说“不喜欢”
在乳牙的叮叮当当声中,孩子就这么长大了
以“高贵的闲暇”参与孩子的成长
一旦学会了感恩,心马上敞亮
女儿想妈妈,爸爸这样说……
苦难是一回事,怎么看苦难又是另一回事
“没什么事,我就是想看看你”
不再是时光的咬痕,而变成永恒的轻吻
干货来了,人家炫富我炫诗

代跋离开那把椅子,我想讲一个不同的故事

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  
2010-04-21 07:52
  《神的形象》:早了三十年的Hybrid  
2010-04-16 10:44
  恩典,恩典 by Lily Ma  
2010-03-06 16:04
  作者的背後  
2011-11-22 09:38
  教育孩子其实也是自己新生命的成长  
2009-11-23 11:58
  告别专家时代----《跳过墙垣》  
商品评价 极佳 较好 一般 较差 极差 *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图片上传
表情图标
验 证 码
关于我们 About Us 购物流程 Helps 常见问题 Problems 帮助中心 Helps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友情链接 Friendly Link 缺货登记

2004-2009 © Copyright 上海天梯书屋有限公司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  徐汇店 电话:(86-2164180833   地址:上海市清真路25号  邮编:200032

  虹口店 电话:(86-2163573577   地址:上海市塘沽路387 邮编:200080

沪ICP备05004992号-1   

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3115号